報告部長!

2016-03-08|陳東龍

報告部長,許多人,才是真軍人,請不要姑息壞人,讓好人能為這個搖搖欲墜的軍務體制多盡一點心好嗎!?

其實,軍隊不是壞人的天堂,更不是好人的地獄。我認識很多好軍人,他們全心全意在將手邊的事做好,全力要完成上官交付的任務。在他們的軍旅中,軍隊是他們的一切,因為他知道,如果他沒做好,他周邊的人全倒楣。沒做完沒做滿又沒做好的事或任務,一樣要有人去完成。如果,這是一件危險的任務,是因為他沒做好,反而讓他的同僚必須冒著生命去完成,他會遺憾一生。

有些人,我不方便說清楚,有些事,我只能點到為止,但我真的想說,軍人生涯不是每個人都做得了的。那顆想報國的心,只要不滅,就要忍受周遭同僚的冷嘲熱諷,更要隨時面對上官無理取鬧的刁難。在軍隊裡,階級與職位才是一切,誰也不敢說自己的錶最準,因為長官說幾點就是幾點;長官的決心才是專業,幕僚的建議只是個建議!

可是,還是有幹部是非常專業又明理的...我要很用力、大膽的將這些小事說出來,我不怕別人說我循私!在我眼中,他們是真軍人!

我之前曾PO文的空軍陳友良將軍,在SARS爆發那前幾天,行政院要國防部用運輸機載送病患。當時,他是隊長,他在隊長室把作戰長找來,希望規劃具有「資格」的飛行員。

為什麼要有「資格」,因為SARS病情擴散,致死率高,而空軍並沒有負壓隔離裝備!執行載送勤務的人員將曝露在染病危險之中。所以,要能擔任這種任務的,一定要是有小孩的,這樣才不會斷了後。

沒想到,全隊在聽到這個任務時,在隊的飛行員全跑進隊長室「理論」,大家全都認為自己有「資格」,連女飛官也毫不客氣在隊長室咆嘯想要搶任務的學弟:「你哪一年畢業的ㄚ!給我閃旁邊去!」...而另一頭則有人把隊長擠到牆角,就是要綁架隊長讓自己接這任務!小小隊長室忽然成了火爆的口水戰場!

在眼看大家都快撕破臉了,作戰長大聲喊了聲「立正!」...頓時大家有點傻眼,終於安靜下來了。作戰長說,序列我排、隊長批。人員我選、隊長批。要打架,找我!不要為難隊長。...

沒想到,作戰長一回頭,馬上跟陳隊長說,我們兩個一起飛!我們一起完成任務!

作戰長用特權把自己排進去,但顯然作戰長的趴數不夠,好幾個女軍官凶巴巴往前走,作戰長突然發現女人可怕...隊長這時終於忍不住,故意裝一付生氣的樣子,大叫所有人全部出去,叫到誰誰出任務!

平常不怎麼生氣的隊長生氣了...大家走出隊長室,嘴邊還在碎碎唸...

那一趟的任務,陳友良隊長和作戰長自己頂上,後艙的機工長與其他任務組員,也是在經過一次接近翻臉的情況下才決定下來的人選。他們飛了好幾次這種任務,在上級根本沒有給予安全保護裝備的情況下!

華航525空難,陳隊長本來已準備休息,但馬上又把飛行衣穿好,然後進辦公室把機務與任務機組重新調配。他的SOP認為,身為隊長,就應該飛第一趟任務。尋獲遺體那天,晚上第一架載運遺體落地松山機場的,就是陳友良隊長自己飛的。

還有...有位任勞任怨的,那是我畢業都快20年才又遇見的好同學,他在救護隊做牛做馬,有哪一樣任務沒出過,多次榮獲好人好事,還和三軍統帥合影,但...好人就是可以被犧牲,就是有人要打壓他。

有次,明明是機務維護出問題,但偏偏就是有人告他狀,隊長也是靠邊站,為了要結案而將他降級!老實說,出這事時我已退伍轉到媒體圈發展,那時和部長及總司令很好,若我知道,以那時的個性,我還真會救護隊給翻了!

我很有幸,他軍旅生涯最後的一次飛行,我陪著他。

他退伍了...我替他高興

同年班的...還有位歷盡滄桑一男子!說起來,國家真是對不起他...

他是陸軍砲科,下部隊在小金門,但不知為什麼竟分發到步兵營兵器連接副連長。反正他認為,軍人本就應服從長官...好吧,結果哩...他在小金門整整兩年,幹完副連長後幹部移防臺灣,調任步兵學校教勤營當連長。就這樣整天被要求做示範,每天被K到其他連連長都已休假,他把營值星一背就是2個月!如果能申訴,長官真的會被告到翻!

1年後,他調馬祖亮島,1年後調龜山島,又過了1年,他又回金門,接營作戰官,整整2年都在玩戰演訓。終於,回到臺灣的重裝師,然後他的父母幫他相親,真的,相親ㄝ.......我還陪著他去!半年後,他結婚了。又過了半年,他又到金門了。

他2個小孩出生時,人都在金門。他的父親與母親相繼過逝時,他人也在金門。

有一天,那是軍校畢業的第18年,以軍校年資併計時,18+2,算是滿20年,可以領月退,他選擇退伍。退伍時的職位,還是在金門。他退伍時返臺時,我去機場接他,我實在不敢相信當年英俊的他,不過18年,就成了個老頭,頭髮全白。

再來...有位學長,在我下部隊時還算很照顧我,因為我年班低期別小,學長們最大的娛樂就是找我們這些菜鳥官出氣,但我總會有人罩著,就是這位學長。有一天,他跟我說,他要去情報單位,然後,失聯了...

很多年後,陽明山某單位找了我說有個老朋友要回國,要我一起坐陪。

那是我很久之後才看到學長,他成了老人,他看到我叫了我一聲imp...那是他以前給我取的小名。我當然也認得這位學長,這時我才知道他的嘴巴裡前面一整排牙齒都沒有...

長官這時進來,當我這學長知道這是老大時,馬上站起來說:「報告局長,對不起,我任務失敗被抓了,讓您費心了...」

原來,他被大陸給抓了,門牙全被敲斷!

這幾年,我時常和他談天說地無所不聊,他也是認真的軍人,但國家對他真的不怎麼好。

繼續...另一位莊姓小個子,他在嘉義時,參加全軍戰技競賽時因期別太小,許多人不把他當選手,以為他是過來幫大家服務的,結果,一人做三人的事,飛行下來後,還要繼續幫學長張羅大小事,若非有眼尖的長官看見,那時已被操到腰痛的他,說不定要因此退出飛行線。盧副聯及李隊長還下令他要好好保養,這才讓這個小個頭安靜下來。

休養時,他還在機場旁看著飛機,然後一邊念出程序一邊手舞足蹈的模擬操作。之後,完成戰技競賽的任務。他是一位好飛行員,心子急,時常因為想的比人快,讓屬下有時都會認為「你既然什麼都會那你自己做就好了,幹嘛找我來!」...但認識他的,就會知道,他其實是很想要把他所知道的大小事一樣樣的教給你。

嘉義的表現,讓他被選送臺南炸射班,那時是黃榮德當老大,誰沒飛好,他自己跟你上去,然後從頭K到尾,看你還跩不跩得起來。有一次,副翼蜂巢結構脆化,整片副翼在空戰運動中吹掉一大半!看他還是把飛機給飛了下來!

許多次的演訓、漢光,他都一樣樣完成,中華民國國軍的戰備與演訓,他沒有缺席。

因為飛得好,他調46隊,許多次演訓都是他沒日沒夜的將計畫完成,但隔天一樣神采奕奕的飛上青天。到總部,歷經許多職位後,為了接裝F-16,他累倒了。在大家風光成軍時,他無法在位子上看到自己的成果,他是建軍時的管家婆之一,但成軍時卻缺席。因為,建軍是漫長艱辛,成軍卻可風光一時。

他好講話,總司令要他先去整頓臺東聯隊,但因為沒缺,所以只能接副聯隊長,然後,就這樣退伍了。許多人都認為他很煩,因為他就是要把你教到會,他就是這樣的一個好人,更是好軍人。

他退伍了...我替他高興

還有....好友曹將軍,在他擔任中校時,我才在畢業那麼多年遇到他,那時他正忙著演習與做示範。幹過軍人的就知道,被指示做示範的單位不是紅牌就是黑牌,不是最好就是最壞。我當然是不知他那時是紅是黑,只知道他把整個狀況做得很好。

軍人的歷練是需要的,當他接任參謀職時,業務實在很繁重。再加上許多案子是很難搞的,許多採購案是各方角力的大餅,每天都要在長官的意圖與建軍備戰及預算有限制的情況下,一遍又一遍的計算、開會、跑文。辦公室內的同僚,一個個報退,就是怕哪天為了一點小事就被送軍法。但曹上校就是一樣樣的仔細去做,他沒有暴肝實在是讓人無法置信。辦公室裡的軍人,壓力之大,不是幹過那些位子的,真的很難體會。

後來,SARS在和平醫院爆發危機,他臨危授命,帶著弟兄往裡頭衝。在依SOP完成評估後,國家對於這場危機終於有建立SOP的雛型。只是,總部要他的光寰,卻又不給人給錢,當他帶著部隊回到營區時,沒有讓大家想像中那麼的「熱鬧」,就好像這支部隊是不存在一樣。原因無他,因為他們不是步砲裝,而是化學兵。

漢光十九,政權轉移後的第一場大型軍演,他面對三軍統帥陳水扁總統擔任說明官,也是一練再練,時序也是一改再改,長官來一個就改一次,開一次會再改一次。還好,當天演訓狀況的時序抓得很準。國軍的參謀計畫與作戰演訓,那一次做得很好。大家不要以為看得火力展示很棒,那些大家看不到的參謀人員與各單位協調人員,他們才是無名英雄!

終於,他晉陞將軍,我認為那是他應得的桂冠,他在許多地方一路苦上來。我知道...

在他擔任校長時,將他全身精力用在為這說不定要被國防部裁成訓練班的學校努力不懈,但萬萬沒料到他的認真,就在他即將退伍前被副司令無理的罵了一頓!在場幾乎大多數的人都知道校長沒錯!但官大就是有理!副司令就是要來找麻煩抓缺點,就算沒有也要有!

現在,他退伍了...我替他高興

還有還有......我的同學林將軍,在當學生時,他就是很用功,比我這以為「投筆從戎」就真的可以把筆丟掉不唸書的傢伙用功太多太多了。

說真的,畢業後大家各奔東西,我還真不知他在哪?反而是我退伍轉戰媒體時,竟在北部基地看到他!我倆一眼就認出對方,他沒啥變,但我整整腫了三大圈,我佩服他還認得出我!

那一次是大家離開學校20年後第一次遇到,我真的不知道他竟在這單位。何況,看到他時,是在一片沉悶的午休時間,整個營區連隻狗都沒出現,唯一在裝備旁走進走出的,就是我的同學林上校,和必需要全程陪著我的主任。

當他升上少將的那一天,我沒去參加,因為我要好好保護他,我是媒體,太過密切交流反而會害了同學,畢竟許多眼神的背後,到底是不是朋友,真的不知道。倒是司令部幾個較信得過的朋友都知道,我對同學是真的全心保護,我承認我自私。

就當機隊的機務急需真正的人才去管理時,他退伍了。沒別的原因,正是因為管理職,也就是軍人所謂的「主隊職」,不見得要技勤官科出任。說到這,就已很明白了。

我這同學,也是全心在做好每件事,他的團隊,多次榮獲行政院各項評比。可惜了...

還有很多很多的好人,他們從來就不想去害人家,他們心中只有任務,只想把事情做好做滿。我今天是真的有感而發,為同學抱不平,也想讓人知道。其實,有很多軍人是值得大家去尊敬的,因為他們從來就不知道什麼是正常上下班。

推薦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