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記~空戰史的烏龍故事

2018-02-12|Hans Schäuble

英雄變狗熊 一個晚上擊落2架極機密實驗機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那天,我執行的是一次巡航攔截任務。所謂的巡航攔截,是執行英吉利海峽法國端的夜間攔截任務,而不是在接到攔截命令後才從基地起飛攔截。

我飛行在諾曼第半島附近,我在起飛前被告知我的北方20公里有另一架攔截機,機型是單座戰機。因為當晚的天色清爽明亮,明月當空又沒有任何雲霧,因此單座的戰鬥機是可以由資深的飛行員駕駛。

當我的耳機聽到熟悉的攔截指令時,雷達士官也如期的報出在前方有2架高速目標由右向左通過。我的直覺是,那2個高速目標應該是我方的攔截機,否則不會以這種航線飛行。但問題是,我是被告知只有1架單座戰機在我的北邊,為什麼會出現2個高速目標?

為了慎重其事,我在無線電中詢問地面雷達操作人員,請他們告知我的攔截責任區中是不是還有其他友軍,我向地面人員回報,既然北邊那架單座戰機也是計畫中的攔截兵力,為何會出現在我的攔截航線上?而且,我的雷達還抓到2架!請他們解釋清楚,否則我沒有把握進行接戰。

沒多久,地面上的管制軍官明確的告訴我,我的責任區沒有其他友機,我可以接戰!

就這樣,我與雷達士官一起合作,直接從後方跟上那2架高速機。在距離500公尺時,我目視確定那是2架雙發動機的飛機,有點像英軍的「蚊(Mosquito)」式戰機。我先做一個推頭小俯衝加速,在速度到達500公里時速後,我抬頭檢察敵我相對位置後,一個爬升,再取了一個機砲射擊的前置量後,就開火射擊。

機砲射擊帶來的震動,同一時間也看到被我射擊的敵機機尾整個被我打碎。我知道,我不用再浪費彈藥了,這樣的損傷是無法救回來的,只有墜機一途。

在完成攻擊後,我改變戰術。在我幾乎與那架往下墜落的飛機互撞之際,我向右水平拉開,然後再水平迴轉進入原來的航線。這動作我在訓練時做得很標準,這一次也是很快的就完成這種攻擊後再佔位的動作。而我的技術也很好,馬上就再一次的讓雷達士官抓到正前方800公尺的另1架敵機。

接著,當然很順利的就咬住那架飛機,然後我再一次射擊機上的20mm機砲,一下子就將右翼上的發動機給打爆了。我很明瞭,這種損傷也是救不回來,我再一次擊落敵機!

為了要閃避敵方有可能的反擊,我立即見好就收,做了一個小俯衝加速,然後由左方再一次做了一個上升轉彎,在回到計畫攔截空層時,再以一個標準轉彎回到攔截航線。

沒想到,地面管制軍官這時命令我回航,這個命令只針對我這架在空機!我很不情願的回場落地。

落地後,隊長告訴我,我可能誤擊自己的飛機,目前查證中.........那晚,心情實在沉重.....

後來,我才知道,那是極機密的實驗機,型號是Ju-388。還好,機上人員全都跳傘,平安獲救。

推薦要聞